问题库

天龙八部我88级5万血1万功逍遥有个单刷资质3000的bb去哪挂机刷材料赚钱啊

韬闻韬问
2021/6/11 14:15:53
天龙八部我88级5万血1万功逍遥有个单刷资质3000的bb去哪挂机刷材料赚钱啊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2个)

2个回答

  • 休永春初立

    2021/6/16 23:14:34

    一、

    逍遥三老与中原武林的主流势力几乎没有交集,我们只好借助参照系——虚竹,来进行比较。

    虚竹吸光了无崖子的毕生功力,又吸走了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各六七成的内力,北冥真气的浑厚程度可以说是震古烁今了。

    但由于虚竹性格羸弱,没有杀念(比张无忌更加的妇人之仁),因此打起架来也是软软糯糯,极不愿伤人,杀招使出一半,必定要半途撤回

    所以他跟丁春秋打,才会磨蹭半天(他那时不知道自己百毒不侵,不敢沾丁老怪的身,更不敢直接用天山折梅手把丁老怪摁在地上)。不能因为跟丁春秋打了半天,就说虚竹不行。



    二、

    实际上,跟鸠摩智的较量,才能说明虚竹的真正实力。

    高手比武,一招不慎,非死即伤。但是虚竹被鸠摩智劈中肩膀、踢中心口,却浑然无事。这强大的护体真气,足可让虚竹立于不败之地(只要对方不用兵刃)。

    虚竹因为初战生怯,又严重缺乏经验,所以“掌法虽高,内力虽强,使得出来的却不过二三成而已”。

    注意,这是小说中的原话(《天龙八部》第40章)。虚竹才发挥了20%到30%的实力,就逼得鸠摩智掏出匕首突施暗算

    换算一下内力浑厚度,无崖子和天山童姥正常状态下的内力,大概相当于虚竹此时的40%;李秋水稍逊,大概相当于虚竹此时的35%。

    不管是40%,还是35%,都足以压制鸠摩智了。

    更何况,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都是天赋高、经验足、心眼多、下手狠辣的老油条,实战发挥必定更佳,哪会被鸠摩智暗算。


    三、

    那么接下来一个关键问题就是,鸠摩智在四绝中的位置如何?

    电视剧里鸠摩智被乔峰打得暗暗吐血,然而原著里可没这回事

    在原著里,鸠摩智大战天龙寺群僧的表现极为惊艳。在双方已经翻脸,各自戒备,以至五个本字僧都用出最擅长的一阳指之时,鸠摩智还能先后挟持住保定帝和段誉,还震得一个本字僧吐血。

    要知道,本字僧都是段延庆级别的。这般游刃有余的表现,说明鸠摩智肯定不是四绝中的最弱者,至少是四绝的平均水平

    由此可推导出,逍遥三老的平均水平,明显高于四绝的平均水平。


    四、

    三老高于四绝的第二条证据链,是以小无相功为核心的。

    李秋水的小无相功,是逍遥派创派祖师,神奇的逍遥子亲自传授的。她勤修苦练六七十年,小无相功的功力无论如何都比偷练了一年半载的鸠摩智强得多。而且,鸠摩智在曼陀山庄偷走的小无相功秘笈是不完整的,缺了一本。

    那有没有可能是鸠摩智天赋比李秋水高,所以鸠摩智练一年相当于李秋水练一辈子?

    不会的。逍遥派收弟子讲究天资根底,笨人是入不了门的(尤其是李秋水那一代)。所以,李秋水的天分,就算不如鸠摩智,差距也肯定是极小的。


    五、

   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逍遥派的武功,明显接近玄幻了。

    乔峰的掌力,虽然能在十几丈外就开始叠加,攻向敌人,但掌力的行进方向也是直线。而李秋水已经发出的凌虚掌力,却能在半空中随心意拐弯。这比乔峰让判官笔在半空拐弯的难度,高了不止一个数量级

    天山童姥能返老还童,那就更加远离人间了。

    综上所述,三老的确是比四绝更强的高人

  • 十色彩虹

    2021/6/21 5:11:37

    这个不太好比较,我只有侧面上的证据。直接上的没有。

    《天龙八部》原文:他虽在一招间夺到敌人兵刃,但见敌方七八人各挺兵刃,拦在黑衣人之前相护,适才和那黑衣人对掌,觉他功力虽较自己略有不如,但另有一种诡异处,夺到钢刀,只不过攻了他个出其不意,当真动手相斗,也非片刻间便能取胜。当此情势,须得逞技立威,再求脱身而去,猛然间发一声喊,舞动鬼头刀,冲入人丛。只听得众人叫道:“大家小心了!此人手中拿的是‘绿波香露刀’,别给他砍中了。”“啊哟,乌老大的‘绿波香露刀’给这小子夺了去,可大大的不妙!”

    这段说明慕容复不能速胜乌老大。

    《天龙八部》原文:慕容复道:“各位为天山童姥所制,难以反抗,是否这老妇武功绝顶高强,是否和她动手,每次都不免落败?”乌老大道:“老贼婆的武功,当然厉害得紧。只是到底如何高明,却谁也不知。”慕容复道:“深不可测?”乌老大点头道:“深不可测!”

    这段说明童姥的武功“深不可测”!

    《天龙八部》原文:慕容复一惊,心道:“这天山童姥杀人不用第二招,真不信世上会有如此功夫?”包不同心下也这般怀疑,他可不如慕容复那么深沉不露,便问:“乌洞主,你说天山童姥杀人不用第二招,对付武功平庸之辈当然不难,要是遇到真正的高手,难道也能在一招之下送了对方性命?浮夸,浮夸!全然地难以入信。”乌老大道:“包兄不信,在下也没法可想。但我们这些人甘心受天山童姥欺压凌辱,不论她说什么,我们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,如她不是有超人之能,这里三十六洞洞主、七十二岛岛主,哪一个是好相与的?为什么这些年来服服贴贴,谁也不生异心?”

    这段说明在乌老大眼前天山童姥杀他只用一招,慕容复不能速胜乌老大。这说明慕容复要百招才能杀死乌老大。

    《天龙八部》原文:那女童哈哈一笑,说道:“你过来,我跟你说。上来的那五人第一个是不平道人,第二个是乌老大,第三个姓安,另外两人一个姓罗,一个姓利。我教你几手本领,你先将不平道人打倒。”她顿了一顿,微笑道:“只将他打倒,令他不得害人,却不是伤他性命,那并非杀生,不算破戒。”虚竹道:“为了救人而打倒凶徒,那自然是应该的。不过不平道人和乌老大武功甚高,我怎打得倒他们?你本事虽好,这片刻之间,我也学不会。”那女童道:“蠢材,蠢材!无崖子是苏星河和丁春秋二人的师父。苏丁二人武功如何,你亲眼见过的,徒弟已然如此,师父可想而知。他将七十多年来勤修苦练的功力全都逆运给你,不平道人、乌老大之辈,如何能与你相比?你不过蠢得厉害、不会运用而已。你将那只布袋拿来,右手这样拿住了,张开袋口,真气运到左臂,左手在敌人后腰上一拍……”虚竹依法照学,手势甚是容易,却不知这几下手法,如何能打得倒这些武林高手。那女童道:“跟着下去,左手食指便点敌人这个部位。不对,不对,须得如此运气,所点的部位也不能有丝毫偏差。临敌之际,务须镇静从事,若有半分参差,不但打不倒敌人,自己的性命反而交在对方手中了。”虚竹依着她的指点,用心记忆。这几下手法一气呵成,虽只五六个招式,但每个招式之中,身法、步法、掌法、招法,均十分奇特,双足如何站,上身如何斜,当真繁复之极,同时每一招之出,均须将内力运到手掌之上,劲随招生。虚竹练了半天,仍没练得合式。他悟性不高,记性却极好,那女童所教的法门,他每一句都记得,但要一口气将所有招式全都演得无误,却万万不能。那女童接连纠正了几遍,骂道:“蠢材,无崖子选了你来做武功传人,当真是瞎了眼睛啦。他要你去跟那贱婢学武,那贱婢‘姐儿爱俏’,对人无情无义,倘若你是个俊俏标致的少年,那也罢了,偏偏又是个相貌丑陋的小和尚,真不知无崖子是怎生挑的。”虚竹说道:“无崖子老先生也曾说过的,他一心要找个风流俊雅的少年来做传人,只可惜……这逍遥派的规矩古怪得紧,现下……现下逍遥派的掌门人是你当去了……”下面一句话没说下去,心中是说:“你这老鬼附身的小姑娘,却也不见得有甚美貌。”说话之间,虚竹又练了两遍,第一遍左掌出手太快,第二遍手指却点歪了方位。他性子却甚坚毅,正待再练,忽听得脚步声响,不平道人如飞般奔上坡来,笑道:“小和尚,你逃得很快啊!”双足一点,便扑将过来。虚竹眼见他来势凶猛,转身欲逃。那女童喝道:“依法施为,不得有误。”虚竹不及细想,张开布袋的大口,真气运上左臂,挥掌向不平道人拍去。不平道人骂道:“小和尚,居然还敢向你道爷动手?”举掌一迎。虚竹不等双掌相交,出脚便勾。说也奇怪,这一脚居然勾中,不平道人向前一个踉跄,虚竹左手圈转,运气向他后腰拍落。这一下可更加奇了,这个将三十六洞洞主、七十二岛岛主浑没放在眼里的不平道人,竟挨不起这一掌,身形晃动,便向袋中钻了进去。虚竹大喜,跟着食指径点他“意舍穴”。这“意舍穴”在背心中脊两侧,脾俞之旁,虚竹不会点穴功夫,匆忙中出指略歪,却点中了“意舍穴”之上的“阳纲穴”。不平道人大叫一声,从布袋中钻了出来,向后几个倒翻筋斗,滚下山去。那女童连叫:“可惜,可惜!”又骂虚竹:“蠢材,叫你点意舍穴,便立时令他动弹不得,谁叫你去点阳纲穴?”虚竹又惊又喜,道:“这法门当真使得,只可惜小僧太蠢,不过这一下虽然点错了,却已将他吓得不亦乐乎!”眼见乌老大抢了上来,虚竹提袋上前,说道:“你来试试吧。”乌老大见不平道人一招便即落败,滚下山坡,心下又骇异,又警惕,提起绿波香露刀斜身侧进,一招“云绕巫山”,向虚竹腰间削来。虚竹急忙闪避,叫道:“啊哟,不好!这人用刀,我……我可对付不了。”那女童叫道:“你过来抱着我,跳到树顶上去!”这时乌老大已连砍了三刀,幸好他心存忌惮,不敢过份进逼,这三刀都是虚招。但虚竹抱头鼠窜,情势已万分危急,听得那女童这般叫唤,心中一喜:“上树逃命,这一法门我倒学过。”正待奔过去抱那女童,乌老大已刀进连环,迅捷如风,向他要害砍来。虚竹叫道:“不得了!”提气一跃,身子笔直上升,犹如飞腾一般,轻轻落在一株大松树顶上。这松树高近三丈,虚竹说上便上,倒令乌老大吃了一惊。他武功精强,轻功却是平平,这么高的松树万万爬不上去,但他着眼所在,本不在虚竹而在女童,喝道:“死和尚,你便在树顶上呆一辈子,永远别下来吧!”说着拔足奔向那女童,伸手抓住她后颈。他还是要将这女童擒将下去,要大伙人人砍她一刀,饮她人血,歃血为盟,使得谁也不能再起异心。虚竹见那女童又给擒住,心中大急,寻思:“她叫我抱她上树,我却自己逃到树顶,这轻身功夫是她传授我的,这不是忘恩负义吗?”便从树顶跃下。他手中拿着布袋,跃下时袋口恰好朝下,顺手一罩,将乌老大的脑袋套在袋中,左手食指便向他背心上点去,这一指仍没能点中他“意舍穴”,却偏下寸许,戳到了他的“胃仓穴”。乌老大只觉头顶生风,跟着便目不见物,大惊之下,挥刀砍出,却砍了个空,其时正好虚竹点中了他胃仓穴。乌老大并不因此软瘫,只双臂一麻,当的一声,绿波香露刀落地,左手也即放松了那女童后颈。他急于要摆脱罩在头上的布袋,翻身着地急滚。虚竹抱起那女童,又跃上树顶,连说:“好险,好险!”那女童脸色苍白,骂道:“不成器的东西,我老人家教了你功夫,却两次都搅错了。”虚竹好生惭愧,说道:“是,是!我点错了他穴道。”那女童道:“你瞧,他们又来了。”虚竹向下望去,只见不平道人和乌老大已回上坡来,另外还有三人,远远地指指点点,却不敢逼近。忽见一个矮胖子大叫一声,急奔抢上,奔到离松树数丈外便着地滚倒,只见他身上有一丛光圈罩住,原来是舞动两柄短斧,护着身子,抢到树下,跟着铮铮两声,双斧砍向树根。此人力猛斧利,看来最多砍得十几下,这棵大松树便给他砍倒了。虚竹大急,叫道:“那怎么是好?”那女童冷冷地道:“你师父指点了你门路,叫你去求那图中的贱婢传授武功。你去求她啊!这贱婢教了你,你便可下去打倒这五只猪狗了。”虚竹急道:“唉,唉!”心想:“在这当口,你还有心思去跟这图中女子争强斗胜。”铮铮两响,矮胖子双斧又在松树上砍了两下,树干不住晃动,松针如雨而落。那女童道:“你将丹田中的真气,先运到肩头巨骨穴,再送到手肘天井穴,然后送到手腕阳池穴,在阳豁、阳谷、阳池三穴中连转三转,然后运到无名指关冲穴。”一面说,一面伸指摸向虚竹身上穴道。她知道单提经穴之名,定然令虚竹茫然无措,非亲手指点不可。虚竹自得无崖子传功后,真气在体内游走,要到何处便何处,略无窒滞,听那女童这般说,便依言运气,只听得铮铮两声,松树又晃了一晃,说道:“运好了!”那女童道:“你摘下一枚松球,对准那矮胖子的脑袋也好,心口也好,以无名指运真力弹出去!”虚竹道:“是!”摘下一枚松球,扣在无名指上。女童叫道:“弹下去!”虚竹右手大拇指一松,无名指上的松球便弹了下去。只听得呼的一声响,松球激射而出,势道威猛无俦,只是他从来没学过暗器功夫,手上全无准头,松球啪的一声,钻入土中,没得无影无踪,离那矮子少说也有三尺之遥,力道虽强,却全无实效。那矮子吓了一跳,只怔得一怔,又抡斧向松树砍去。那女童道:“蠢和尚,再弹一下试试!”虚竹心中好生惭愧,依言又运真气弹出一枚松球。他刻意求中,手腕发抖,结果离那矮子的身子更在五尺之外。那女童摇头叹息,说道:“此处距左首那株松树太远,你抱了我后跳不过去,眼前情势危急,你自己逃生去吧。”虚竹道:“你说哪里话来?我岂是贪生负义之辈?不管怎样,我定要尽心尽力救你。当真不成,我陪你一起死便了。”那女童道:“蠢和尚,我跟你非亲非故,何以要陪我送命?哼哼,他们想杀我二人,只怕没这么容易。你摘下十二枚松球,每只手握六枚,然后这么运气。”说着便教了他运气之法。虚竹心中记住了,还没依法施行,那松树已剧烈晃动,跟着喀喇喇一声大响,便倒将下来。不平道人、乌老大、那矮子以及其余二人欢呼大叫,一齐抢来。那女童喝道:“把松球掷出去!”其时虚竹掌中真气奔腾,双手扬处,十二枚松球同时掷出,啪啪啪啪几响,四个人翻身摔倒。那矮子没给松球掷中,大叫:“我的妈啊!”抛下双斧,滚下山坡去了。虚竹这十二枚松球射出时迅捷刚猛,声到球至,其余那四人绝无余暇闪避。虚竹掷出松球之后,生怕摔坏了那女童,抱住她腰轻轻落地,只见雪地上片片殷红,四人身上汩汩流出鲜血,不由得呆了。那女童一声欢呼,从他怀中挣下地来,扑到不平道人身上,将嘴巴凑上他额头伤口,狂吸鲜血。虚竹大惊,叫道:“你干什么?”抓住她后心,一把提起。那女童道:“你已打死他了,我吸他的血治病,有什么不对?”虚竹见她嘴旁都是血液,说话时张口狞笑,不禁害怕,缓缓放下她身子,颤声道:“我……我已打死了他?”那女童道:“难道还有假的?”说着俯身又去吸血。虚竹见不平道人额角上有个鸡蛋般大的洞孔,心下一凛:“啊哟!我将松球打进了他脑袋!这松球又轻又软,怎打得破他脑壳?”再看其余三人时,一人心口中了两枚松球,一人喉头和鼻梁各中一枚,都已气绝,只乌老大肚皮上中了一枚,不住喘气呻吟,尚未毙命。虚竹走到他身前,拜将下去,说道:“乌先生,小僧失手伤了你,实非故意,但罪孽深重,当真对你不起。”乌老大喘气骂道:“臭和尚,开……开什么玩笑?快……快……一刀将我杀了。你奶奶的!”虚竹道:“小僧岂敢和前辈开玩笑?不过,不过……”突然间想起自己一出手便连杀三人,看来这乌老大也性命难保,实已犯了佛门不得杀生的第一大戒,心中惊惧交集,浑身发抖,泪水滚滚而下。

    这一大段说明了,虚竹只是身负无崖子的全部功力,不会任何外功。童姥只是教了他几招直接秒杀乌老大,慕容复的武功可是不能秒杀乌老大的。有人说虚竹身负逍遥三老全部功力为什么不能速胜丁春秋?

    《天龙八部》原文:虚竹的武功内力均在丁春秋之上,本来早可取胜,只是一来临敌经验实在太浅,本身功力发挥不到六七成;二来他心存慈悲,不少取人性命的厉害杀手,往往只施一半便即收回;三来丁春秋周身剧毒,虚竹颇存顾忌,不敢轻易沾到他身子,却不知自己身具深厚功力,丁春秋这些剧毒早就害他不得,是以剧斗良久,仍相持不下。

    这里面已经说明问题了,虚竹用上【生死符】后直接秒杀丁春秋。下面在看看慕容复和【天龙四绝】武功差距。

    《天龙八部》原文:【堪堪十招打完】,鸠摩智喝道:“十招已完,你认命罢!”慕容复眼前一花,【但见四面八方都是鸠摩智的人影】,左边踢来一脚,右边击来一拳,前面拍来一掌,后面戳来一指,诸般招数一时齐至,【不知如何招架才是】,只得双掌飞舞,凝运功力,【只守不攻】,自己打自己的拳法。忽听得鸠摩智【不住喘气,呼呼声声,越喘越快】,慕容复精神一振,心道:“这和尚【内息已乱,时刻一久,他当会倒地自毙】。”可是鸠摩智喘气虽急,招数却也跟着加紧,蓦地里大喝一声,慕容复只觉腰间“脊中穴”、腹部“商曲穴”同时一痛,【已被点中穴道】,手足麻软,再也动弹不得

    上面可以看到同为天龙四绝之一的鸠魔智在接近【走火入魔】的情况下,忍让了十招之后,【短时间】内击败了慕容复,可以说武功在颠峰时期的鸠摩智,【当能在十招以内取胜】。而童姥能秒杀乌老大,慕容复不能速胜乌老大。个人觉得,三老内力在四绝之上,综合实力三老最差和四绝持平。

相关问题